《姜昉段玖》 全文免费阅读~含大结局

时间:2022-12-01 15:50:47    作者:火页页页    来源:812

小说简介:发的相公是反派小说主角姜昉段玖全文大结局阅读,抽打在缩成一团的瘦削少年身上。少年本来就补丁堆补丁的粗布衣衫变得破烂,苍白的肌肤皮开肉绽,红白交错特别显眼。跟我求饶啊!求我放过你!我就知道,就连你这个贱奴也看不起我...

《姜昉段玖》 全文免费阅读~含大结局

《发的相公是反派》最新章节

都说我嫁不出去!难道我只配你这个下贱的死囚!我不服!我不服!你去死吧......

伴随着女子尖利的嘶喊,她手里的鞭子一下一下抽打在缩成一团的瘦削少年身上。

少年本来就补丁堆补丁的粗布衣衫变得破烂,苍白的肌肤皮开肉绽,红白交错特别显眼。

跟我求饶啊!求我放过你!我就知道,就连你这个贱奴也看不起我!

女子脸上覆盖了半个额头、蔓延到眼皮子上的红斑,此刻越发狰狞如夜叉。

鞭子狂乱没有章法,尽情宣泄戾气。

段玖护着头,凌乱的发丝遮掩住阴郁充满憎恶的眼。

这是赶牛的鞭子,农家对耕牛爱惜得很,而他沦落到这个地方,连牲口都不如。

其实身体的疼痛是家常便饭,段玖每天有十个时辰都在忍受骨骼发疼,无药可医,只能硬生生熬过去。

可是这次,母夜叉没完没了,打得他骨头都要断掉了。

到底是个半大少年,再怎么咬牙忍耐,也受不住了。

段玖倏地拽住鞭子,没想到女子没站稳,脚下一滑,猛地扑倒。

咚的一声闷响,是头磕在食槽上的声音。

然后女子不动了。

死一般的寂静。

段玖微微懊恼,伸出手指想要试探鼻息。

自己还是冲动了,要是母夜叉这么死了,多少会有些麻烦。

姜昉头疼欲裂地睁开眼,跟面前的牛头大眼瞪小眼。

老黄牛慢吞吞嚼吧嚼吧干草,特别悠哉。

疼痛太真实,姜昉不觉得这是梦。

姜昉记得自己开车的时候为了闪避一个突然窜出马路的小孩,撞上了对面的车。

现在是什么情况?

敏锐感觉后脑勺有什么袭来,姜昉迅速转过脸,将一只细瘦的手抓了个正着。

同时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很粗糙。

绝不是那双投了过亿保险的黄金之手,眼睛没瞎都看得出区别。

你想干嘛?

面前的少年披散着头发,脸上脏兮兮,看不清长相,长衫破旧,包裹着伤痕累累、瘦削到弱不禁风的身材。

姜昉捏着他细瘦的手腕,判断骨龄大概十五六岁。

段玖:想你死。

三个大字明晃晃挂在脸上。

这母夜叉没死,接下来肯定变本加厉折磨他,段玖甩开姜昉的手,做好了被母夜叉凶残报复的准备。

唔,一头桀骜的狼崽。

姜昉对眼下的状况一无所知,干脆不说话,木着脸看着段玖,等他开口,以不变应万变。

然而这份高深莫测被额头扑簌簌流下的血给破坏了......

换做以前,这种程度的伤姜昉闭着眼睛都能弄好,现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姜昉用袖子轻轻按压着伤口,理所当然地命令少年:去找医......大夫,给我们都治一治。

搁平时姜昉也不会欺负个满身伤的人,可谁让她现在也是个伤患,还初来乍到。

看情形,这个少年的地位低于自己的,手上的鞭子还沾着他的血呢。

你说什么?

段玖有些怀疑,刚才鞭子是不是抽到自己耳朵,给抽坏了。

母夜叉转性了?还给他治伤?

不,这一定是她的新花样,自己决不能放松警惕!

姜昉流着血,瞬间不耐烦了,她说话不喜欢重复。

快点。

段玖垂下眉眼,掩住眼底的晦暗,然后一瘸一拐地走了。

姜昉以为还得掰扯一会儿,没想到少年还算听话。

她丢开鞭子,走出牛棚,看到几间瓦房,矮矮的土墙外,古装打扮的男女老少三三两两路过。

随手推开一间房,阴暗逼仄,还不如她的浴室大。

屋里好几处还贴着的残破的红双喜剪纸,明显是被撕扯过。

姜昉在屋里翻找出几根绣花针,想扎穴道止血,但实在下不了手。

也不知道是这家买的绣花针不行,还是这个时代的都不行,用来扎穴位实在是粗了点,一针下去只会多个出血口。

不一会儿,段玖便带了个背着药箱的中年大夫回来。

姜昉姿态随意地坐在板凳上,让大夫清洗伤口。

大夫轻手轻脚,其实心里万分嫌弃这个恶名远播的母夜叉,瞧瞧她哪里有个女人的样子,腿那么岔开,真不像样。

姜昉见大夫拿出一个药瓶,伸手拿过来,嗅了嗅。

蓝尾草、车前草和金钱草磨成的粉,可以清热消炎。

大夫得意说道:这可是我独家配置的上好的百宝散。

姜昉却不太看得上:配方一般,凑合用吧。

大夫脸沉了沉,差点抬脚走人。

算了,犯不着跟个母夜叉计较,但他也懒得说姜昉的伤口磕在了大红斑上,会留疤。

到时候丑上加丑,他乐得看笑话。

大夫给伤口撒上药粉,用麻布缠着额头几圈,包扎好。

姜昉指着段玖,说:也给他看看。

段玖一愣,母夜叉不是说笑?她是不是摔坏脑子了?

大夫又给段玖检查了下,皮开肉绽但都是外伤,多开了瓶丸药,和百宝散一起,内服加外用。

姜昉看了看,无非是消炎的,连着百宝散一起丢给了段玖。

自己弄。

段玖呆呆捧着药,要不是大夫是他请来的,姜昉一举一动都在他眼皮子底下,他都要以为姜昉对药动了什么手脚,害自己伤上加伤。

哼,哪怕药没问题,姜昉也不可能有好心,一定是为了更好的虐.待他,类似于把猪养肥了宰!

大夫又问道:哪位结账?

姜昉清咳了下,看向段玖。

去找当家的结账。

这个破地方有几间房,家里应该不止两个人。

段玖将药瓶仔细放到怀里收好,带着大夫出去了。

姜昉斜倚在床头,闭着眼思索着自己的处境。

姜昉生于医药世家,二十岁就破格晋升为医学博士,当上家主却不是那么顺利,也因此练就了理智坚韧的心性。

想也知道,自己一死,藏污纳垢的家族又将迎来争斗。

不过都与她无关了。

想着想着,姜昉头一歪,睡了过去,然后做了个梦。

牛棚里那个桀骜狼崽,名叫段玖,居然是她的相公,而且还是嫁过来的上门女婿!

关键字: 发的相公是反派 火页页页 姜昉段玖

发的相公是反派小说
我爱阅读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