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榆枝桑大壮(重生在高考:带着糙汉发家致富)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2-12-01 16:53:04    作者:千炏    来源:yw

小说简介:受到追捧的人气小说《重生在高考:带着糙汉发家致富》已完结,本书是女频大神作家千炏 的重生之作,文中叙述了榆枝桑大壮之间浪漫感人的恋歌、小说内容试读:的脸,脸的主人对她,有很大的不满。榆枝拧了拧眉,腹部袭来一阵疼痛,忍...

重生榆枝桑大壮(重生在高考:带着糙汉发家致富)最新章节列表

《重生在高考:带着糙汉发家致富》文章节选

6有趣的病友家,王新凤来

之前送小胖子过来的,除了高老爷子和小胖子的爹,还有几个舅舅。

贺英子家三个哥哥,都是妹控,贺英子嫁人后,三个哥哥对大外甥爱屋及乌,疼爱得紧。

加上三兄弟都只生得有闺女,就更加疼宠大外甥了。

贺家家境也不错,老大开货车,老二钢厂,老三食品厂,贺家老爹也是个退休工人,有退休工资。

贺家兄弟虽然职位有高低,不是啥大领导,但都是正式工,可是县城里少有的富裕人家,响当当的工人家庭。

高贺两家结亲,就是强强联合,县城里出了名的标杆人家,不少人羡慕嫉妒。

婆媳俩聊得飞起,根本不用榆枝打听,她们自己就叭叭的交代得一清二楚。

正兴致勃勃的时候,桑大壮回来了。

几乎是瞬息间,两人就跟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似得,声音戛然而止,扭身就跑回了自己病床,缩着脖子垂着脑袋,怂得也是明明白白,毫不掩饰。

桑大壮凶狠的瞪着两人,确认榆枝没事才放过她们。

把大包小包的吃食放床上,凶神恶煞的大糙脸上,笑容显得狗腿十足。

快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天有些晚,不好买,要是里头没有喜欢的,我明天再去。

两大兜吃食,榆枝点名要的水果和水果罐头有,还有肉干,饼干,糖,麦乳精,奶粉,核桃瓜子,真是样样齐全。

旁边祖孙三人缩着脖子偷偷瞅着这边,见了这么多吃的,忍不住吞口水。

尤其是小胖子,被子都被口水打湿了。换平时,早就闹腾着要吃了,可有桑大壮在,他就瞧着眼馋,不敢吭声,小模样又可怜又可笑。

榆枝也被两大兜吃食惊呆了,这大晚上的,他去哪弄的?

突然一顿,明白了,肯定是黑市。

这个傻子,这时候抓得可严了,也不怕出事。

瞪了傻大熊一眼,有外人在,她也不好说什么:有吃饭吗?

有,食堂还有人,我让他们给我煮了碗面,我吃饱了。桑大壮可不敢糊弄小媳妇。

这个时间食堂都已经准备关门了,跟杀神似得桑大壮往那一杵,说要吃面,食堂的师傅们还能拒绝吗?

那碗面,含泪煮的。

榆枝瞧着男人没撒谎才满意:东西先放那吧,你去洗洗早点休息,累一天了。

媳妇关心他,桑大壮美得跟吃了蜜一样,嘿嘿笑得像个三百斤的大傻子:诶,我马上就去。

欢欢喜喜的走了,隔壁三人喘了口大气,冲榆枝嘿嘿笑,那是一点不觉得自己刚刚犯怂有什么可丢脸的。

榆枝觉得这几人挺有意思的,摸了个苹果出来,大冬天的,水果种类不丰,仅有的几样也十分昂贵,一般人家根本舍不得买,舍得买的,也不是随时都能买到,所以,水果是顶稀罕的东西。

纤细的手伸向小胖子:小胖,请你吃苹果。

小胖子蹭的从床上跳下来,肥滚滚的身板特别灵活,他是个灵活的小胖子。

迅速接过苹果,生怕晚了榆枝后悔,笑得牙不见眼的:谢谢美女姐姐,你可真是人美心善的大好人,以后你来县城报我高大胖的名字,保管没人敢欺负你。

榆枝乐不可支:那就谢谢高大胖同志了。

嗨,不客气不客气。小胖子抱着苹果就啃啃得满脸苹果水。

郑金花嗔了眼大孙子:倒霉孩子,也不怕弄到伤口,急吼吼的虎得不行。丫头,谢谢了啊,来来,吃鸡蛋糕,这是孩子舅舅买的,多得很,你尝尝,味道不错。

贺英子也道:对,尝尝,鸡蛋糕又香又软,你现在正适合吃,你男人买那些,你现在大多数都吃不了,瞧瞧,男人就是不顶用,一点小事都做不好。

可不,郑金花也满脸嫌弃吐槽男人:就拿我家老头子说,啥东西都要递手边,放他眼皮子底下才能瞧见,要不然就扯着嗓门喊,老婆子,我袜子呢,老婆子我裤衩呢,老婆子老婆子老婆子,我是他老妈子,哎哟,几十年了,常常气得我心肝疼。

婆媳俩就吐槽男人这事,又说得唾沫横飞,榆枝听得乐不可支。

直到桑大壮回来,说话声再次戛然而止,祖孙三代埋着脑袋当鹌鹑。

榆枝简直要笑死,这家人太有意思了。

笑够了才问桑大壮:你晚上睡哪?

桑大壮瞧着媳妇高兴,心情也好,他家媳妇许久没这么笑过了,可惜这笑不是他带给她的,想想又有些难受。

我就睡地上守着你,免得晚上有事不知道。

榆枝皱眉:能有什么事,天冷,睡地上容易生病,你去找护士拿两床被子,睡旁边空铺。

桑大壮瞧了一眼空铺:行。

转身去拿被子,凭借桑大壮这块头和长相,拿被子很容易,回来后拎着几十斤的铁架床放门口,他得守着媳妇,万一半夜给人偷走了咋整。

桑大壮这么大一坨往门口一杵,祖孙三代真是亚历山大,厕所都不敢上,弱小无助的在角落窝了一晚上。

翌日,不过早上六点多,还没到七点,王新凤就风尘仆仆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榆枝翻个身就醒了,正好看到王新凤往病房里探头。

门口的桑大壮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这会不在。

榆枝眨眨眼,眼泪就下来了。

王新凤回去后,越想越忐忑,害怕榆枝昨天的反应是病糊涂了,那句妈,她以后再也不会听见了。

所以早上来的时候,都不敢直接进来,想确认榆枝是不是真的不讨厌她了。

哪想,对上榆枝的视线,她刚想笑一个,榆枝就哭了。

王新凤急了,不会是自己给人吓哭的吧?

拎着包袱无措进门:枝枝啊,那个我

妈,你怎么这样啊。

王新凤一顿,一脸问号:枝枝啊,妈没做什么啊。

榆枝眼泪掉得更凶了,说话都直抽抽:妈还想做啥?大半夜从古柏大队赶路到县城,几十里的路走过来,身上都是湿的,你不要命了?都这样了,你还想做点啥?

王新凤一听,提起的心就落了,掏出一块干净的棉布帕子,笑着给榆枝擦眼泪:枝枝,妈没走路,妈坐的车。

你骗人,榆枝顺势扑进王新凤怀里,闷声闷气的哭:公社到县城的汽车最早那班是早上六点出发,八点到站,这才几点,你身上都是露水,脚上都是泥,头发丝都快滴水了,你还想骗我。妈,你怎么可以骗我,你要是有个什么好歹,你让我怎么办?

被偏爱的人有恃无恐,榆枝现在就是,无理取闹,嚎啕大哭,也不怕王新凤生气。

老太太泼辣不讲理,行事风风火火,但对她,一如既往的偏宠纵容,在她面前,自己可以肆无忌惮的当个熊孩子,就如同高大胖一样,在家人面前随便熊。

王新凤听了榆枝的话,心头火热得很,都说榆枝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焐不热的石头心,她呸,那些人就是嫉妒她有个好儿媳,故意挑拨离间,说的酸话。

她儿媳妇不知道多贴心呢。

又心疼又宽慰的安抚榆枝:枝枝不哭了,妈错了,妈以后再也不说谎了,别担心,就是走几步路,不算啥出不了事,哎哟,瞧,你这声音哑得。抬头瞧见桑大壮拎着热水壶进来,王新凤瞬间变脸。

抬手就给了桑大壮两巴掌:你个倒霉玩意,你说说你长这么大一坨有什么用?显得你费布料还是费空气,你脑子在屎里泡久了成了粪渣了是不是,老娘让你在这里照顾枝枝,你都做了啥?

枝枝眼睛肿成这样不知道用热水敷敷,煮个鸡蛋滚滚。枝枝嗓子哑成这样,也不找医生开些药,弄些润喉的吃食。

眼睛一瞟,视线落在床头上的吃食上,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瞅瞅你买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医生说了枝枝这两天排毒要吃清淡的,她嗓子哑了,要吃软乎的,结果呢,你个倒霉玩意,买的都是啥,你让枝枝咋吃。

没用的东西,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要你有什么用。老太太气不顺,直往桑大壮身上呼巴掌。

熊一样的汉子就这么缩着脖子任由亲妈打,一点不满都不敢露。

砰砰砰的巴掌声,听得人牙疼,这是真下狠手打的。

郑金花祖孙三人一脸惊恐,这家人太可怕了,儿子凶狠就算了,当妈的还证明彪悍。

桑大壮好似不知道疼,硬抗亲妈的爱。

榆枝瞧着心疼,也不哭了,忙去拽王新凤:妈,妈,别打了,仔细手疼,我没事,我也吃不了多少,这些都是我让大壮给孩子们买的,快别生气了,瞧你手都红了,得多疼啊。她男人的后背肯定更疼。

王新凤心里熨帖极了,笑着又给了桑大壮两巴掌:没事,妈不疼,枝枝,这玩意留这没啥用,要不妈留下来陪你好不好?你这遭了大罪,再不好好养养,身体得亏得慌。

不用了妈?医院人多嘈杂,吃不好睡不好,你留下遭罪我心疼,让大壮在这吧。而且我身体没事了,明天就能回去,你可千万别再大半夜赶路来看我了,出了事怎么办。

王新凤眼珠子转了转,儿媳妇现在不排斥她家的倒霉儿子了,做妈的自然不能扯后腿,让小两口多亲近亲近也好。

那行,就让这玩意守着,有什么事尽管说,他长这么大块头,吃了老娘不少东西,不用浪费了。不过院还得多住几天,好利索了再回去,家里有妈在,不用担心。

快,妈给你包了饺子,白菜馅的,放了些新鲜肉沫,又香又鲜,好吃得很,还是热乎的,多吃点,喜欢的话妈回去又给你做。

王新凤虽然长得粗狂,有一张男相脸,但手很巧,做饭好吃,屋子收拾得利索,还会做衣服做鞋子,下地也是一把好手,真是样样全能,是个很厉害的老太太。

榆枝摸着温热的饭盒,鼻头发酸,这么久的时间不冷,不知道费了多少工夫焐的:嗯,谢谢妈,太香了,妈也吃。榆枝先给王新凤塞了一个。

王新凤也没拒绝,儿媳妇喂的,香得很:剩下的枝枝自己吃,多吃点,妈在家吃过了,不饿。

榆枝可不信,白面饺子,这年代放城里也是奢侈东西,王新凤怎么舍得吃。

大壮,你把床挪过来,让妈坐着歇会,再给妈泡杯麦乳精,然后去食堂把饭买回来。

桑大壮一听,利索的干活。

王新凤一脸嫌弃:瞧瞧,这么大一坨,啥也不是,就跟根木头似得,戳一下动一下,好似自己没长脑子。

刚走出门的桑大壮亲妈的爱越来越沉重了。

榆枝咧嘴笑,又给王新凤塞了个饺子。

听到旁边小胖子吞口水,挑挑眉,用饭盒盖子装了五个饺子出来,招呼小胖子:高大胖同志,过来,请你吃饺子。

小胖子眼睛一亮,灵活的晃了过来,迅速接过饺子,:谢谢美人姐姐,你真是个人美心善的

停,高大胖同志,你要好好读书,多识字,要不然你夸人就只会这一句,显得多没诚意。

小胖子一僵,嘿嘿笑着装傻充愣。

榆枝也不拆穿他,笑道:给奶奶和妈妈也尝一个,好孩子是不吃独食的。

小胖子有些舍不得,但还是忍痛割爱,点头应下了。

郑金花笑得牙不见眼的,谁对她孙子好,她就喜欢谁:哎哟,你这丫头真是个大方人,大妹子,你好福气啊,有这么懂事孝顺的闺女。

王新凤跟郑金花属同种人,护犊子,谁夸儿媳妇,她就喜欢谁:那可不,我家枝枝可是十里八乡顶顶好的。

榆枝偷乐,跟王新凤介绍了一下郑金花,特地强调,这一家都是能耐人,有大本事,在肉联厂上班,是县城鼎有名的人家。

王新凤一听就懂了,所以桑大壮拎着吃食回来的时候,他妈已经和隔壁的老娘们好成了一个人。

就很无语。

榆枝把给桑大壮剩下的饺子递给他:快趁热吃,妈做的饺子最好吃了,把早饭给妈送过去。

我不喜欢吃饺子,你,你吃,我去给妈送饭。

让你吃就吃,别惹我生气。桑大壮一下就怂了,端起饺子就往嘴里塞,他那大嘴,一口能干三个,王新凤见了,气得血压噗噗往上涨,这倒霉儿子,真是多看一眼就痛心疾首,想退货。

关键字: 重生在高考:带着糙汉发家致富 榆枝桑大壮

重生在高考:带着糙汉发家致富小说
我爱阅读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