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慷慨》&(全文免费阅读)徐倌倌贺宴【全部章节】

时间:2022-07-03 14:33:55    作者:啤酒梨    来源:ZH

小说简介:独家完整版小说《不必慷慨》是啤酒梨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徐倌倌贺宴,小说精彩节选:里,典型的禁欲派男主。食性色也,徐倌倌不免想——。这样一身矜贵又禁欲的男人,房事的时候是不是也一板一眼...

《不必慷慨》&(全文免费阅读)徐倌倌贺宴【全部章节】

热更中的《不必慷慨》是榜单飙升之作,该书作家啤酒梨 道来了一段虐心治愈的爱情。

贺总。徐倌倌主动开口。

她冲着贺宴笑了笑,撩人风情的把落在脸颊上的发丝勾到了耳朵后。

贺宴拧眉看着徐倌倌,倒是认出来了。

这是上一周自己刚刚上任的秘书。

徐秘书。贺宴叫着徐倌倌都是一本正经的腔调。

生人勿进。

徐倌倌完全不在意。

贺宴是空降到公司的副总裁,徐倌倌是新上任的秘书。

而贺宴还另外一层身份。

是徐倌倌男友周琛的小舅舅。

想着,徐倌倌的眸色沉了沉。

她依旧记得,第一次看见贺宴的时候。

这人一身黑西装白衬衫,衬衫的扣子扣到了最上面。

带着金丝边的眼镜,看起来从矜贵又疏离。

是小说里,典型的禁欲派男主。

食性色也,徐倌倌不免想——。

这样一身矜贵又禁欲的男人,房事的时候是不是也一板一眼的无趣。

结果,现在贺宴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徐倌倌面色从容,矜持的站在贺宴面前。

只剩一条泳裤的贺宴,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贺总也来海边度假?徐倌倌主动打了招呼。

她靠前一步,比基尼藏不住的春光,几乎是贴着贺宴。

贺宴的眉头拧的更紧的,眸光幽深了几分。

啊忽然,徐倌倌惊呼一声。

那声音软绵绵,她整个人半靠在贺宴的身上。

纤细的手指,很自然的勾住了这人。

绵软的身体贴上来的时候,不偏不倚的就从贺宴的泳裤擦了过去。

勃发的力量,好似在瞬间就苏醒了。

徐倌倌低头笑的有些狡黠。

但小嘴却软软开口:贺总,抱歉,沙子太软了,一时没站稳。

话音落下,徐倌倌很主动的松开贺宴。

可她的小手却不经意的碰触到贺宴的泳裤。

徐倌倌好似惊吓了一跳。

那看着贺宴的眼神,抱歉又委屈。

徐秘书!贺宴沉声扣住了徐倌倌的手腕。

在。徐倌倌应声。

她的眼神落在了贺宴的无名指上。

粗硬的指关节,无比修长,上面一枚卡地亚的男戒堪堪锁住。

唔。

这双手,是她这样手控爱好者的福利。

你可以让开了吗?贺宴冷淡开口。

徐倌倌哦了声,也没缠着贺宴,从容离开。

身后,是男人矫健的跃入水中,水花四溅。

30分钟后。

贺宴上岸,才回到酒店更衣室,就看见徐倌倌套了一个运动外套。

身下仍旧是黑色的比基尼。

海藻般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已经半干了。

贺宴安静的看着,不动声色,他的眼神正好落在徐倌倌的事业线上。

但很快,贺宴不着痕迹的松开眼睛。

贺总,您让一下。徐倌倌笑脸盈盈的说着。

贺宴侧了一个身。

储物柜的空间并不大,过道就只能容纳一个人。

徐倌倌是从贺宴的边上挤过去。

两人的肌肤不可避免的贴合在一起。

然后,就这么卡住了。

走不过去了。徐倌倌软软开口,有些娇嗔。

贺宴的眼神越来越沉。

这是成熟男女的交流,一个眼神足够知道对方的意思。

放置储物柜的空间是开放,随时随地都有人进来。

外面不时还能传来交谈声。

你这是想走过去?贺宴沉声问着。

想啊,只要贺总让一让。徐倌倌的眼神熠熠生辉。

但让人看上去,徐倌倌又显得安静的多。

您只要挪一下脚步,我就可以走过去。徐倌倌给贺宴出主意。

贺宴没动,慢条斯理的问着:这么挤,我怎么挪?

这样啊?徐倌倌佯装苦恼。

越是局促,越是在这样的空间里,显得欲拒还迎的多。

偏偏,徐倌倌仰头,冲着贺宴笑了笑。

而后,她侧身,从狭窄的通道挤了过去。

不可避免,肌肤碰触。

有一丝丝的暧昧,却又显得坦荡荡的。

贺宴仍旧一动不动的看着。

徐倌倌倒是也不急不躁的。

在这样的较量里,谁先低头,那谁就输了。

这诱饵放下去了,又何必着急一时半会。

她红唇微动,双眸好似氤氲着雾气,楚楚动人的看着贺宴。

在徐倌倌撩够要走的时候,忽然,一股迥劲的力道传来。

储物柜都跟着振动了一下。

徐倌倌整个人都被贴在了墙壁上,堪堪的落入了贺宴的禁锢之中。

贺宴掌心上的力道加重。

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就这么堪堪的贴着。

瓷白的肌肤微微泛着红,有些诱人。

徐秘书不知道我是谁?贺宴沉声问着。

但贺宴的眼神并没变,越来越沉。

徐倌倌低低叫着,像一只小兽:贺总呀。

那你是在做什么?贺宴已经逼近徐倌倌。

男人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女人的脸上。

喉结滚动的越发明显。

贺宴的胸膛紧绷,肌肉硬邦邦的。

薄薄的衣料好似什么都阻止不了了。

想睡贺总。徐倌倌头脑一热,脱口而出。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徐倌倌慌了下:不是我就只是走过去

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忽然被骂,她还觉得委屈

话音落下,她明显听见贺宴粗重的喘息声。

而后,是咬牙切齿的声调,一字一句从喉间深处蹦出:你再说一次。

徐倌倌啊了声。

忽然被骂,她还觉得委屈。

然后她被换了一个位置,遮蔽物瞬间不见了踪影,落在瓷白的地板上。

刺目又暧昧。

她的腰肢被紧紧掐着,斯文的男人却忽然变得野蛮。

耳边还伴随着脚步声,和交谈声。

就在不算宽敞的置物柜里,这样的声响,越来越清晰。

关键字: 不必慷慨 徐倌倌贺宴 啤酒梨

不必慷慨小说
我爱阅读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