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648684小说最新章节-作者糊涂虫免费全文

时间:2022-07-03 18:22:09    作者:糊涂虫    来源:mp

小说简介:55648684(已完结)免费阅读在哪看?小说55648684陆浓裴寂安全文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陆浓裴寂安之间的非常曲折的情感纠缠,精品章节欣赏:男人皮肤白皙,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之上有一点美人痣,哪怕穿...

55648684小说最新章节-作者糊涂虫免费全文

热更中的《55648684》是榜单飙升之作,该书作家糊涂虫 道来了一段虐心治愈的爱情。

第一章

1990年的新州镇,红砖房已经渐渐替代了泥坯屋。

七月的天,屋外电闪雷鸣。

新建不久的卫生院内。

陆浓望着病床上退烧了的儿子,想到刚才医生说的话——

这孩子在晚一点送过来,他就高烧成傻子了!

她后怕握着孩子打点滴的小手:凡凡,这一次,妈妈不会像上辈子那么无能,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

陆浓也没想到自己死后,竟然重生到了三十年前,还正好回到了儿子发烧出事的这一天。

正想着,病房门被打开,裴寂安走了进来。

男人皮肤白皙,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之上有一点美人痣,哪怕穿着单调的研究所白衬衫,却像是水墨画走出来的清冷仙君。

陆浓有些晃神,眼中闪过隔了一辈子的爱憎和悔恨。

上辈子嫁给裴寂安,她以为自己嫁给了幸福。

可这个男人就是一块捂不热的冰,她失去了儿子,毁了自己的人生,却至死都没得到他的爱。

这辈子,她再也不要重蹈覆辙。

裴寂安却完全没有察觉陆浓的异样,进门走过来:临时开会来晚了,孩子怎么样了?

随着他的靠近,一股甜腻的香味窜进鼻翼,陆浓不由握紧手。

上一世他也是这么说的,她信了。

可是他在一群都是男人的农业研究所内,谁会喷这种女士香水?

陆浓深吸了口气,才回答裴寂安:医生说——

话刚起头,裴母骂骂咧咧推门进来:小病小灾的又不会死人,非得来卫生院浪费钱。

来了还要被医生给说一顿,滚鸡蛋的方法用了几十年了,老祖宗传下来的,到医生嘴里就是旁门左道了。

裴母越想越气,一屁股往孙子躺着的床上坐,动静不小。

陆浓冷着脸没再开口。

小病?

若不是自己执意带凡凡来卫生所,孩子早就烧成傻子了!

一旁的裴寂安捏着眉心,也没搭话。

而裴母又看了眼孙子:我看孩子也没啥事了,我先回去吧,我这老骨头可禁不起折腾。

说着,她跳下床,把裤脚挽起,临走还不忘嘱咐儿子,等雨小点再回来,天黑路滑,可不好走。

裴母走后,病房里有些过于安静。

裴寂安终于察觉到陆浓平静的反常,不哭不闹的和往常完全不同。

点滴打完,雨渐渐小了下来。

他准备去抱着儿子离开,却被陆浓伸手拦住:裴寂安,我们离婚吧。

裴寂安顿住,而后眼底闪过不耐:不会照顾孩子就算了,你还不会懂事一点?离婚能随便说?

陆浓被这话刺得心口一疼。

又是这样,无论她做什么,他都觉得自己是在无理取闹。

上前推开裴寂安,她将桌上的病历单甩到他的怀里:我不懂事?你妈看不懂病历单,你也看不懂吗?孩子病的很重!需要住院!

裴寂安拿着病历一看,上面赫然写明急性脑炎,缺氧严重,需住院治疗。

他拧眉沉默了会,只说:我去缴费。

说完,他便匆匆离开。

陆浓望着他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就是裴寂安,哪怕知道误会了她,他也不会道歉,就好像她是笑是哭,他都无所谓。

独自坐了一会儿,门口来了个护士:麻烦511病房患者裴沐凡家属先去大厅缴费一下。

我老公刚不是去了吗?穿白衬衫那个。

陆浓疑惑,这才过了多久?

护士立马回答:白衬衫?就是那个鼻梁之上有美人痣的好看男人吧?可他一出病房就走了啊。

第二章

陆浓心头发寒,裴寂安,果然指望不上。

她低头从自己外套口袋内,翻出一本老旧的存折。

初中读完,母亲就不知所踪了,没有人知道,母亲其实给她留一笔钱。

只是从前自己听信谣言,痛恨母亲抛弃她,所以从不用这钱。

陆浓眨了眨眼,默默忍回眼眶的湿热。

多讽刺啊,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临到头来,能在绝境中拉她一把的,只有她一心厌恶的妈妈。

取出钱缴费后,陆浓又在卫生院守了儿子两天,而裴寂安都从未出现过。

陆浓更加确信,自己一定要离婚。

出院后,陆浓没再回裴家村,而是带着儿子来去了母亲临走前留下的一家铺面

这天下午,裴寂安终于忙完所里的紧急任务,这才有空来一趟卫生院,却发现病房早已人去楼空。

他赶去前台询问,却被护士告知:患者裴沐凡上午就办理住院了。

裴寂安没多想,直接赶往裴家村。

到家才发现,陆浓根本没有回来,他也才知道,这两天不仅自己没去卫生院,他的妈也没有去。

裴寂安心里一紧,没有人去医院,陆浓哪有钱缴医药费?

她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还独自带着孩子,万一在外面遇上什么事

想着,他撑伞又出门:我出去找人。

裴母心中不满,大声嚷嚷:外面下这么大雨,别出去找了,容易摔跤。

陆浓就是一个初中毕业的村姑,能跑到哪里去?等她出去饿几天,自己就回来了。

农村土墙矮,裴母说的大声,邻居都听了个遍。

隔壁王婆啧啧感叹:你们还是得去找一找,陆浓她妈当初不就是跟人跑了吗?陆浓可长得比她妈还要好看!

裴寂安冷下脸,想到了陆浓母亲留在镇上的铺面,不假思索的快步离开。

是夜,破旧的房子木窗被风吹得摇摇欲坠。

陆浓费力的把窗关上,这老房子这么多年没住人,早就破败,费力收拾了一天才勉强住下。

今天太晚了,等两天得找工人来修修。

裴沐凡很懂事,被陆浓从卫生院抱来这里,没有哭闹一句。

妈妈,我不想在这里玩了,什么时候能回家啊?

单纯的孩子并不知道发生什么,心里还觉得只是出来玩一趟。

陆浓将烧好的热水倒进盆中,才蹲在儿子的面前说:妈妈要离婚了,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

什么是离婚?裴沐凡不解的问。

离婚就是爸爸和妈妈要分开住了,凡凡,你跟着妈妈好吗?

看着儿子的小脸,她确信,儿子只有跟着自己才安全。

裴沐凡不懂,呆萌的问:是妈妈不要爸爸了吗?

陆浓垂下眉眼,上辈子结婚多年,裴寂安从来没有把她放进过眼里,就连儿子去世,他也从没有掉一滴眼泪。

这辈子,她不想再经历那种痛苦绝望了。

半响,陆浓抬手摸了摸儿子的发顶,温柔而坚定说:嗯,不要了。

话音刚落,门吱嘎一声被推开,陆浓回头,就见裴寂安冷着一张脸,视线直凌凌睨向她!

关键字: 55648684 陆浓裴寂安 糊涂虫

55648684小说
我爱阅读网猜你喜欢